春眠已晓

【煜寻】First rays of the morning sun

第十二个不眠夜。

一轮紫月高高挂起,雕花的洁白窗台,窗外静谧夜色中星河璀璨。

一只高脚酒杯被放置在床头柜旁,血一般狰狞的红色液体已被悉数饮尽,只留下淡淡的颜色印在杯壁。

欧式大床上,寻闭目躺在床上,睫毛微微颤动着。

子煜十二天未归,他便十二夜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常常梦到他那败类表哥勾结吸血鬼结猎人首领夜晚来袭,他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颗泛着冷光银子弹嵌入子煜心脏,猩红的血一点一点在白衬衫上晕开,本应让他兴奋的鲜美血液味道在这时显得如此不合时宜。子煜笑了,勉强勾起的嘴角带着无边的忧伤。

透明的液体似宝石断线一般坠入地上,滴答,滴答。

哥哥,你哭了?

寻慌忙伸出手抚上子煜沾着血污的脸颊,指尖却没有想象中湿润的触感。

滴答,滴答。

哭的人……是我吗?

血泊中的人带着笑,身躯在撕裂般的哀嚎中消散。

“哥哥——”

惊醒,寻满身冷汗直直地坐在床上。他要不断地深呼吸,才可能从那个可怕的梦中脱离。不能再有第二次了。自从子煜将心脏换给自己,他便已经失去过亲爱的哥哥一次,那次恰巧有楚离的血来救他……而那以后,他便无法接受哥哥再次受到伤害。

他转头看向窗外的紫月,身旁的被褥似乎还有哥哥留下的体温。

与之前无数个同床共枕的夜晚不同,寻轻轻俯身趴在哥哥的枕头下方——那是子煜心脏的位置。耳畔似乎传来有力的心跳,那是让他在夜晚中获得心安的唯一方法。 寻的眼角湿了大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又或许只是心中名为思念的东西在作怪。

他喜欢他的哥哥吗?

寻无数次的问自己这个问题。

喜欢吗?

什么是喜欢?是想要得到的东西,永远拥有他,将他与自己站成一方。还是……让他生活在阳光下,永远不要同自己一样生活在黑暗中?

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子煜从小的陪伴与照顾早已让自己对他有了依赖感,而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意,却是那晚哥哥带一个人类女生回家,他终于真真正正的明白了什么叫妒火中烧。

寻痛苦地阖上眼,耳边却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门被推开了,寻脑海中重复千万次的脸意外的出现在黑暗中。

“哥哥!”

子煜径直走到床边站定,看着那张又惊又喜还淌着泪的脸,日思夜想的弟弟脸。

穆炎早就对子煜说过,世界上只有寻一个人会叫他哥哥,而他却想寻叫他别的什么。

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早已控制不住内心的想法,俯身封住寻的嘴唇,将那鲜红又柔软的嘴唇含在口中细细品尝。

和想象中寻的味道并无区别,和他本人一般清清淡淡,撬开寻的牙关更深入一些,还有他睡前用过的草莓味的牙膏味道。

寻瞪大眼睛,感受着子煜舌尖在口腔里的挑逗,又像是认了命一般阖眼仰起头,缓缓抬起手臂环上子煜的腰,用自己生涩的动作回应着哥哥的亲吻。

放肆这一次,就一次……

缠绵的亲吻间两人的衣服已经褪去,寻被压在被褥间急促喘息着,湿漉漉的眼镜无辜地看着他的哥哥,一如刚被带到他的身边那样。脸颊浮上一层潮红,亲吻过后的嘴唇似乎是一颗小樱桃,一切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

细碎的亲吻从脸颊落下,手也开始作乱。身下人轻微的喘息和不时发出的呻吟让子煜难以自持。既然他没有反抗……是不是说明他也……怀着这样念头的心似乎跳到了喉咙,鼻尖忍不住在寻的颈间轻嗅着。

以为他是要吸血,寻便将脖颈侧到一边,虔诚的等待着那人想要给予的痛感传来。意外的,尖锐的獠牙触感没有传来,而是温热的唇瓣在辗转吮吸。

“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你的血,是甜的。”

进入的一瞬间寻满足地闭上了眼,充实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中缺失那一块柔软的地方,专门为哥哥空留的软肋。相同的语言,却是截然不同的心境和场景。爆发时他似乎觉得身处天堂,身体浮浮沉沉,周围只有他的哥哥一个人。寻失力地伏在子煜胸膛,他轻轻在寻额头印下一吻。耳边传来熟悉的心跳,寻觉得内心的幸福感满盈的似乎要溢出来。

“哥哥,我……我爱你。”

“我也是。”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