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煜寻】七夕

子煜将最后一只酒杯放回原位准备回家,时钟显示二十一点十五分。

平日里几乎是通宵营业的酒吧今晚打烊得尤其早,早到通知酒保下班的时候酒保摸了摸子煜的额头想要看看他们的老板是不是发烧。

脑子里全是病殃殃趴在床上处理账目问题的寻,身子裹在灰色的被子里,本就白皙的脸被电脑光照得更加毫无血色。这两天寻犯了胃病,工作狂本性又使他日夜不分地工作。在床上窝了数日,老是待在家不是办法,也该带他出去走一走。

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寻有些意料之外地看向走进门的子煜:“哥哥?今晚怎么回来这么早?”

子煜坐到床边揉揉寻的脑袋:“整天在家里闷着都要发霉了,我们出去散一下。”

寻顺从地关掉电脑准备换衣服,动作却被子煜的话打断:“你是不是又没按时吃药?”

寻想了半天,才从脑子的角落扒出来早被遗忘的子煜提醒他要按时吃药的嘱咐。“我忘了……哥哥。”垂着头,细小的如同蚊虫一般的声音从寻口中发出,苍白的皮肤,凌乱的黑发,厚重的黑眼圈,让眼前的人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怜。

子煜看着寻有些无奈。他从小便不爱吃药,之前生了病也是他亲自喂药,这几天酒吧有些忙没能照顾寻,不过幸亏托了穆逸每天按时来送饭,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久留,却也不至于让寻在饿的时候啃面包……要不然只怕是病得更厉害。

许久,子煜重重呼了一口气:“算了。”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拉起,寻抬头看向哥哥,却撞进了子煜眼中的一片温柔。

“下次不许不吃药了。”

“嗯。”

闪烁着的星子零零散散嵌在天中漆黑的幕布上,紫月弯弯挂在其中。偶尔会有孩子跑过,回头笑着,闹着。夜色的掩饰下,子煜和寻两人牵手走在街道上。

“哥哥,你看,白色外套的那个……”寻仔细端详着其中一个,认真道:“眉眼,像不像小时候的你?”

子煜嘴角扬起:“那儿像了,我小时候明明就比他帅。”忽然想到什么,“不许看他。你今天晚上的时间是属于我的。”

寻认抬头,认真注视着子煜:“我的全部,只要哥哥想要,就全都是你的。”虔诚的像是祭献苍天的处子,甘愿将自己所有奉献给神明。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护城河边,微风吹乱了寻的刘海。子煜缓缓开口:“你有没有听过关于摩天轮的传说?”未待寻回答,他继续道,“传说,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相爱下去,永不分离。”

摩天轮缓缓转动,寻脑袋靠在子煜肩膀上——这个高度刚刚好。座舱以极缓慢的速度上升着,从空中向下看,灯火通明,车队川流,似乎能看到万家温馨。

“过了凌晨,就是七夕了呢。”子煜望着天空微笑道。

“……我忘了,哥哥。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应该给哥哥准备些礼物的……”

“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子煜望着寻,过往的种种一帧一帧在脑海中回放。小时候第一次相见,相伴对方长大,曾经争吵过,也终究重归于好。从目光相碰撞的那一刻,要永远保护对方的想法就早在彼此心中悄悄生了根。

是从什么时候心生喜欢?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永远陪伴?

情感发酵于成长之间,终于在某一时刻怦然绽放。褪去表皮,让鲜艳的花蕊暴露在空气之中,似是催情的香剂,让两人无法自控最终坠入沉沦的河流中。

子煜并不是没有想过作为恋人与寻共同生活,暮年之时所有的激情都会被磨灭于生活的柴米油盐中,不变的是心中能穿越时间的永远的爱恋。而更多时候,想的是是两人作为兄弟,互相照顾直到弥留之际。子煜心中,这样足矣。相守已实属不易,又何需祈盼更奢侈的东西?

分针一圈一圈踱步,终于在一个特定时刻被拥入时针的怀抱。

零点。七月初七。七夕乞巧节。

两人所在的座舱正处于摩天轮最顶端,子煜将寻拥入怀中,温柔吮吸着寻的双唇。不满足于表面上的触碰,寻轻轻张开嘴,与探入口腔的舌头激烈地纠缠着,汲取对方的津液,发出模糊的鼻音。寻极少在接吻的时候如此热情,他是个极其慢热和被动的人,而这次的拥吻,却有着飞蛾扑火一般的勇气,和小心翼翼。

不知是谁燃了烟火,火花在天空接连绽开时,脸庞被火光映得格外明亮。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