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靖苏】归去来兮

金陵城的雪总是比别处来的要晚一些,这年的初雪却也已提到了冬月初。

萧景琰负手站在城楼上,看着漫天的雪花将红墙黛瓦染上白色。

可他倒是希望永远不会下雪。

距梅长苏……林殊出征已过去五年,凯旋那天林殊没有在那一队人马中。藺晨说他去了琅琊山,黎纲说他回了廊州江左盟。

两人不同的答案,昭示了那人的结局,可他心中总觉得小殊是去了别处游山玩水。

真是……也不带上他。

他并不喜欢梅长苏。一个自己最厌恶的一种玩弄权术之人,坐在高堂之外便可使朝中多出无数是非,他却总是那样低眉浅笑,似乎这风云与他无关。

梅长苏和林殊恰恰相反,却又惊人的相像。

一个行事光明磊落直爽痛快,一个阴险狡诈步步为营;一个身强体壮从不知冰雪为何物,一个不到冬日便需要大氅与暖炉。相似的是,两人想事情时会揉搓衣角,会拔出自己的佩剑分析战况,会在睡梦中呢喃自己的名字……

萧景琰想象不到,自己心中那个小殊是怎么一步步变成这样的梅长苏的,中间的凶险和艰难可想而知,想起来他只觉得后怕,而更多的,是对林殊多了无限的怜惜。

曾几何时,他只是个喜欢跟在自己身后玩闹的孩子。即使后来身着银袍在战场斩敌杀将成了万众敬仰的赤焰少帅,也会在自己面前显出天性。而现在 ,林殊成了梅长苏,成了胸有城府的谋士,那墨色的眼瞳让人一眼望不到底。

萧景琰心疼,也恨自己为何要去那东海,没能护林殊周全。

“陛下,外头冷,臣妾那儿备了酒,您要不要去暖暖身子?”

淑妃魏氏拿了大氅替萧景琰披上,一袭白衣,五官像极了故人。

梅长苏和林殊并不相像,只是萧景琰见到魏氏的第一眼,便觉得他在她的脸上同时见到了两个人。魏氏明媚的眉眼像林殊,绛唇微挑像是梅长苏浅笑。于是连晋几级,宠冠六宫。

他的心爱之人——即使不能昭告天下,也本该是林殊一人的。

“……好。”

琅琊阁内。

藺晨早上去药园子日常巡视的时候,便发现好不容易成活的灵芝被人拔下几株。就算不看地上凌乱的小脚印,他也知道是谁干的。

“飞流?飞流!你过来!是不是你把我的灵芝带走了?那灵芝可是珍贵极了的!不是,灵芝救不了你家苏哥哥!”

“灵芝好,能治。”

飞流噘着嘴,目不转睛盯着他。藺晨也不想和他计较,露了笑脸道:“这样,小飞流,你藺晨哥哥我呢,缺个试药的。你来我这儿做三天童子,我便不把你偷我灵芝的事告诉你苏哥哥。如何?”

“哼。不要!”飞流恶狠狠瞪着他,双臂一张脚一蹬,跑了。

“嗬!你有苏哥哥撑腰了不起是吧……!你等着!”

“……”

梅长苏看着屋外追逐的两人,心情明快不少。他曾以为,他再也见不到这样有生机的画面了。

那日他日子撑到了头,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后来藺晨无意中在一本被老阁主用来垫床脚的古史中找到服下冰续草后死而复生的记载。

虽然只是零散的只言片语,却让藺晨激动到差点失手打翻油灯烧了老阁主的卧房,连忙吩咐黎纲和甄平将他们宗主从黄土中挖了出来。

梅长苏死而复生那天,整个琅琊阁的人都喜极而泣。问及梅长苏,他说不要告诉别人。他想要去见他心爱之人。

他出征前曾和萧景琰说过,他隔上三五年便要去金陵探望他,他不想失约。他和萧景琰早已互相倾诉了心肠,如今他这样回去,那水牛不知该如何反应。

如今,他只有在萧景琰面前,才能做回曾经的林殊。

他寻了一个草长莺飞的春日,独自前往金陵,二月后至,住进蒙挚府中。

那日萧景琰在蒙挚府中喝茶,蒙挚道出有一位朋友想与昔日的靖王见上一面,便唤管家将人带了进来。

那人一袭青衫,墨发如瀑,跪拜于室内。

“草民苏哲,参见陛下。”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