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靖苏】杯酒如故人

-表白现场
-ooc致歉

正月十五。上元节。

应付完了宫宴,萧景琰回到自己府中。路上窸窸窣窣飘了雪下来。廊下灯笼明亮如初,萧景琰一袭红衣绣着金线,雪花飘进他黑色大氅的毛领中又消失不见。

他答应了要陪一个人过上元节……一个很重要的人。

“殿下。”列战英走到身旁,“您吩咐的已经准备妥当了。”

“去办吧。”萧景琰呵出一口白雾,忽而想起什么,又嘱咐了一声,“切莫出半点差错。”

“属下明白。”

看着列战英的背影远去,萧景琰去了内室,缓缓开启暗门进了密室。

他与梅长苏,明明只有两间密室和一道长廊的距离,却好似相隔万里。

萧景琰对梅长苏……他也说不上来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恐怕是已对他动了儿女私情。梅长苏一个阴谲狡诈之人,低眉浅笑时却又那样的温柔,总让他想起心中那个名叫“林殊”的少年。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眼前的人就是林殊。

那梦中低呼的一声声自己的姓名,若不是关系匪浅且日夜牵挂,又怎会如此自然地从一个谋士口中淌出?

萧景琰摇响了密室的铜铃,声音细微却连绵不绝地牵引着他的心。门被打开,甄平行了礼道:“殿下,宗主在等您,我引您过去。”

一袭白衣披着深灰色大氅,手中抱着暖炉坐在廊下,许是怕受寒的缘故,脸埋在毛绒领中。月光之下,那人茕茕而坐,似是不曾染过烟火的上神。

萧景琰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位霁月清风的公子。

甄平悄然退下,梅长苏挽起一抹笑对萧景琰轻声道:“知道殿下要来,给殿下温了酒。天寒,殿下喝些暖暖身子。”

萧景琰与梅长苏相对而坐,道:“先生倒是未卜先知,选了这么个好地方。”

“哦?”梅长苏挑眉。

“我为先生……备了份薄礼。”萧景琰抿了口酒,扭头看向天上的明月。

“这酒,很烈。”他道。

“江左自己酿的酒,殿下若是不喜欢,苏某便去寻些殿下平常爱喝的好酒。”

“劳烦先生。这酒甚合我的胃口。”

梅长苏与萧景琰对视两秒,喉头一痒咳了起来,皱了漆眉攥着指头平复了半天,披散的墨发滑倒肩头。笑着望向廊下道:“马上就要戌时了。”

“苏先生……”

话音未落,一条火龙扶摇而上,倏而绽成火花在天空盘旋。第二条紧随其后,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将两人笼罩在一片祥云之下。

梅长苏的脸在火光的照映下晦明变化着,眼眸里的喜悦像是要满溢出来。他早知道这水牛在郊外备了烟花,却不曾想过竟是这般精彩。

萧景琰对着眼前之人的笑靥一瞬间的失神。那笑容,就好像…….那个许久未曾谋面的少年的笑脸,林殊的笑脸。

狭长的眼睫颤动在脸上留下阴影,梅长苏含笑望向萧景琰:“这份礼物,苏某喜欢的很。”

“小殊……”开口,是萧景琰自己都察觉不到的迟疑。

梅长苏一瞬的迟疑,快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殿下睹物思人了。”

萧景琰自觉失言,低头喝一口酒道:“抱歉。”

沉默半响,梅长苏缓缓开口:“这一年殿下不可过分大意,成败在此一举……苏某能为殿下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殿下切莫保重。”

“先生要离开?”

“苏某的使命完成了,殿下……不必过于挂念。”梅长苏起身,理理肩上的墨发,含着笑望向萧景琰。

一瞬间,萧景琰的心揪了起来。梅长苏所说的“使命已经完成”……究竟是怎么个完成法?他总觉得,今日梅长苏倒像是在向自己告别。

……不,不行。当初因自己的无能,林殊离自己而去。而今日,他又要失去梅长苏吗……?

萧景琰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梅长苏的脸似乎和心底里林殊的脸渐渐重合了。紧接着,连自己都没有料到,他竟起身将梅长苏拥入怀中。

梅长苏一个趔趄,抬眼对上萧景琰泛了泪光的眼眸,一如年少明亮的模样。

“……景琰,别哭……”他声音颤抖着,任萧景琰把他抱的更紧。

萧景琰将下巴靠在梅长苏肩头,深吸一口气,鼻腔里满是淡淡的药草味道。手覆上梅长苏的头,萧景琰哽咽道:“……小殊,你别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我不走,我陪着你。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一直在你身后……”

“小殊……对不起。”

梅长苏在萧景琰肩头抹了把泪,轻轻拍拍他的后背:“好啦,你是太子,将来的九五至尊……”

“我爱你。”萧景琰打断了他的话,怕他没有听见似的重复了一遍,“小殊,我爱你。”

梅长苏愣了半响,推开萧景琰望着他的眼睛开口道:“萧景琰?”

“在。”

“你说的……是认真的?”

“是。”

萧景琰脸上一如往常的坚决,还有……耳根不知是因受冻还是赧涩而泛着红。

“那你听好,我只会说一遍。”

“我林殊今生只爱萧景琰一人。”

“我梅长苏今生也只爱萧景琰一人。”

“此情苍天可鉴。”

萧景琰笑了,梅长苏也笑了。

最后一支花炮绽放,将两人的眼眸映衬的格外明亮。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