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method】似戏非戏 下

第一场公演结束,接下来的自然是第二场,第三场……

Walter和Singer还在上演着相爱的戏码,宰夏和英佑却早已悄悄发生了变化。

最后一场公演结束,宰夏和英佑并肩站在舞台上,剧场内的灯光全都照在两人身上。宰夏微微侧头,英佑嘴角噙着笑,狐狸一般的眼眸亮晶晶的。

不可否认,作为一个男人,英佑的眼睛的确过分的漂亮。眼角微微向上勾起,睫毛狭长,像是一瓣桃花。自己为何会爱上他,大抵跟这双眼睛脱不了联系。

“前辈?前辈?”

英佑望着出神宰夏,轻唤了两声。

反应过来是在镁光灯中央,宰夏尴尬地朝英佑笑了笑,跟随那人一起回了后台。

如果不是在舞台上,英佑宁可希望宰夏多看他一会儿。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或许是胜利后的洋洋得意,也或许,只是纯粹地想让自己在他眼中多待一会儿而已。

初次之后的公演,所以都默契装作忘记那天额外加上去的那个吻。包括英佑,包括宰夏。只是导演还十分惋惜地怀念那个情感爆发的动作。

那是Walter与Singer之间唯一的吻,也是最后的吻,更是自我毁灭一般的吻。

英佑可不想像剧中那样。他还爱着宰夏,并且他也确信宰夏对自己旧情难忘。他需要的,只是让那个叫李宰夏男人再次敞开自己的心而已。

-

剧组的旅行定在了南美的一个小岛。

虽说宰夏尽了最大努力推辞,却还是拗不过导演——“哎呀呀!你是主演!主演!你要是不去,我们这个旅行有什么意义!”

宰夏不敢来海边。满眼都是碧蓝的天和海,脚下是金黄柔软的细沙,似乎那个人明媚的笑还在海边回荡。

“哥,那里有仙女棒卖诶!”

“哥你要可乐吗?”

“啊…!好冰!”

那是两人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没了媒体,经纪公司,导演,女友,两人彼此靠的那样的近。

“哥?要买仙女棒吗?”

耳边错不及防的声音让宰夏回过神来,尴尬地扯着嘴角笑了笑,道:“好啊。”

那人明亮的狐狸眼眨了眨:“我是在问前辈晚上要吃什么。”

宰夏被自己吓了一跳。自从和英佑分开之后,他总是无意识地想起和英佑之间的点点滴滴。有时他甚至会发生错觉,仿佛自己与英佑只是在热恋中的一对普通情侣而已。

宰夏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在对英佑念念不忘。

啧……那个小东西,勾人的小东西,总是若有若无的勾引着自己。曾经看向自己的目光是炽热的,充满眷恋的,而现在只剩下戏谑和若有若无的嘲讽。

李宰夏,你在害怕什么?

-

宰夏决定去和英佑坦白心思。他选了即将回国的前一个晚上敲开了英佑房间的门——当然,去之前他给自己灌了半杯酒壮胆。

敲开英佑的房门,宰夏直接带上了门将人锁在怀里,不容那人反抗,狠狠堵上了英佑的嘴唇。

当自己房门被敲响的那一刻,英佑的嘴角就勾起一抹笑——他终于来找自己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宰夏竟然会这么直接。

——也好。

英佑的胳膊顺势攀上宰夏的脖颈,男人收到鼓舞似的更加激烈的品尝英佑的味道。英佑轻轻推开宰夏火热的胸膛,拇指在他嘴唇上轻轻摩挲着:“不行哦,前辈。我们这样……”他笑笑,眼中全是嘲讽,“前辈不是不喜欢吗?”

英佑毕竟是英佑。

宰夏抚上英佑柔软的头发,开口道:“对不起。”

“嗯?”仍是勾着笑,眼中却充满了惊人的诱惑。

“事情弄成那样……并非我本意。”

“嗯。”

“我只是……”宰夏抿抿嘴,不自觉的躲避英佑的目光,“有些害怕。”

“前辈在害怕什么?”

“毕竟……这条道路并不好走,我……”

英佑凑上前去,吮咬着宰夏的耳垂,灼热的气息喷在宰夏的耳膜:“我爱哥,哥也爱我,不是吗?”

“是。”

-

英佑和宰夏手拉手下了飞机,引得早就蹲守在机场的粉丝们的尖叫。

当然,人群中不缺乏狗仔。

于是第二天娱乐新闻的头条,便是两人牵手在机场和合照。相互对视,目光中满含了心中溢满的爱意。

“呀!这一张我怎么这么丑。”

英佑抱住宰夏的脑袋啄一口:“哥无论怎样都超帅!”

英佑的经纪人头痛不已,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小祖宗。公开出柜舆论呈了两边倒的趋势,一方面是高声支持,另一方面是痛批不合人道。本想买些水军引导走向,却被勃然大怒的公司高层制止。

出乎意料,两天之内,网友评论开始呈现一边倒的趋势——不是谩骂,而是表示友好。当然,这源于英佑在INS上发布的近万字的自白。

第二年,英佑上传了一张两人牵手的照片,无名指上的两枚戒指公布了他们的喜讯。

英佑在面对采访时说,两人就像两条曲线,曾经交叉又分离,而现在终于重合到了一起。

一旁的宰夏侧头看着他,眼中满是宠溺。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