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谭赵】老狐狸和小狐狸

之一

谭宗明最近在聚会里认识了一个小狐狸。

应的是朋友的朋友的约,算是卖一个面子去那里闲坐着。谭宗明开一瓶酒准备与之促膝长谈,却被围上来的一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请客的人叫曲筱潇,谭宗明听安迪说过几次,不过是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还有人送了个外号叫“小妖精”。谭宗明见到这位曲小姐,的确没有辱没这个名号。不过见到曲小姐的男朋友赵启平,谭宗明还是暗暗感叹道天外有天。

赵启平在别人眼里是高学历正经医生,可他谭宗明是什么人,二十岁出头就混迹商业圈,早将人心叵测看了个遍——这个赵启平,跟曲筱潇一样是个带着妖气的人。

一张薄唇总是抿着,本该使整张脸充满硬气的下颔线条却被一双顾盼风流的圆眼睛中和掉,越看越像个……狐狸。

还是最会诱惑人的那一种。


之二

某个谈完工作的下午,谭宗明在安迪办公室与安迪闲聊,两人倚在窗边的栏杆上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不知不觉就聊到了赵启平。

“最近……你好像对小赵很上心。”安迪端着一瓶水扬扬眉打趣道。

谭宗明笑笑,不置可否。连安迪这样情感迟钝的人都隐隐约约看出了什么,狡猾如谭宗明,怎么能无所发觉。

“听说赵医生和你那个朋友分手了?”

“是。原本他们两个闹别扭再正常不过了,不过听说是你看上的人,小曲倒是再也不敢惹了。”

“那你得替我好好谢谢她。”谭宗明笑笑,愈发像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如果他有尾巴,那么一定已经在止不住地摇了。

“不用。”安迪低头失笑,“她说如果你能把华风的那个项目给她去做,她就把赵医生双手奉上。”

“赵医生要是知道曲筱潇拿他去换银子,还不生气到疯掉。”安迪补充道。

谭宗明直起身子:“生意人之间的事情,哪有那么多真心。”

“喂喂——”安迪为朋友打抱不平,“你可不能这么对赵医生。”

谭宗明一头雾水看着安迪,脑袋一瞬间的短路。旋即又想起了之前说过的话,自觉不妥,勾勾唇角开口用气声道:“我对赵医生还是有分寸的。”

安迪倒是不觉得谭宗明能和赵启平能有什么交易——赵启平出身书香门第,博士毕业后顺风顺水到了医院拿了职称,为人又清高,若说跟商业圈有什么关系……只有他那个富二代前女友,跟谭宗明实在不像是一路人。

看着谭宗明远去的背影,安迪着实为赵医生担心了一把。

之三

于是谭宗明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追求小狐狸的道路,保养完许久不开的Panamera,引擎声直直在耳边回荡了两个小时。

赵启平一下午都能看见谭宗明那辆扎眼的Panamera停在楼下的医院门口,小护士叽叽喳喳的谈论声不绝于耳。

下午五点,赵启平准时起立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准备去吃那家垂涎了很久的法国菜,刚出门诊楼便被人拦住了去路。

赵启平认识——朋友的朋友,是谭宗明。

“谭总。”赵启平微微颔首。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赵医生一起吃顿饭。”谭宗明笑着递上一张名片,赵启平接过低头扫了一眼,烫金的工艺让他心里暗暗感慨着资本家的纸醉金迷。

赵启平保持着脸上惯有的职业式虚假笑容:“抱歉,我晚上还有事。”

“外滩附近有一家新开的法国菜,赵医生要不要去?”

来者不善。

赵启平脑海里瞬间划过这个词。

之四

赵启平最后还是接受了谭宗明的邀请——总归明天轮休。

出乎赵启平意料的是,这顿饭吃得并不像相像中那么尴尬,甚至找到了相同的爱好,赵启平激动到整个眼睛都放了光。

“谭总也喜欢看弗洛伊德?”

“当然。我很喜欢弗洛伊德在《图腾与禁忌》中的见解。”谭宗明晃晃手中的酒杯,将其一饮而尽。

赵启平俏皮地吐吐舌头:“我还以为像谭总这样的商业大鳄只喜欢看司汤达一类的。”

谭宗明笑笑,和赵启平碰撞了一下手中的酒杯:“谭总谭总的叫的多生分,和安迪一样叫我老谭吧。”

“咱俩可刚认识不过一个晚上。”赵启平挑眉揶揄道。

“但是一见如故。”谭宗明自觉接过他的话,两人心照不宣地笑笑,于是聊天地点自然就从餐厅转移到了谭宗明家。

到了谭宗明家里赵启平开始释放出自己的本性,褪下了白天脸上的那股正直的禁欲气息,取而代之的,是谭宗明第一次见他时那种惑乱人心的笑。

昏暗的灯光下,赵启平靠在椅背上,两条长腿交叠着,手里拿着酒杯轻轻摇晃着似笑非笑望着谭宗明:“来一杯?”

谭宗明不着痕迹地移开落在赵启平脸上的眼神,接过眼前人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抿嘴浅笑看向赵启平。

之五

赵启平醒来,是一片陌生的环境。

宿醉之后的后遗症是头疼,他起身看向窗外一片郁郁葱葱的庄园,模模糊糊想起来自己跟谭宗明喝酒结果赖在了他家哪也不去。

小狐狸脸有点红,怎么能做出这样有失身份的事情。

掀开被子,自己的衬衣和裤子还完好无损穿在身上,赵启平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望。

下楼,谭宗明正逆着光看报纸。赵启平不动声色地站在背后看着他,暗自吐槽着谭宗明老干部一样的生活方式。

“赵医生不准备跟我说句‘早’吗?”谭宗明一早就知道赵启平站在那里——没办法,人太招眼,不能不注意到。他起身,叠起手中的报纸扔在一边,微笑着望向赵启平。

“抱歉,看你太专注就没有打扰你。早。”赵启平抱以一个笑,微长的头发没有用发胶定型而是自然的散在额上,衬得他线条分明的脸多了几分柔和,“叫我平儿就行。”

“平儿。”谭宗明念了一遍这个带着俏皮的儿化音。

“嗯?”

“平儿。”

“嗯。”

“平儿。”

“你还叫上瘾了是不是。”

之六

再见谭宗明,是之后的下一个周四。

此时的赵启平已经已经像个陀螺一样连轴转了许久,最近不知道怎么的骨折的人特别多。赵启平一遍揉揉做手术做到快废掉的手,一遍把倒霉的这一周称作“全民骨折周”。

“下一位。”

谭宗明推门进来坐到了他眼前。

“怎么了?”赵启平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低头看病号递来的病例。

“手腕疼。”病人开口,语气里沾染了委屈的情绪。

“我看看。”赵启平检查了一番谭宗明的手腕,除了发现谭宗明的手表能抵上他的半个车,并无大碍。

“没有外伤,不排除是关节炎。”赵启平在电脑上噼里啪啦敲了什么,全程没有看谭宗明一眼,“右转缴费后下楼做关节镜检查。”

“我……”病号还想说什么,被赵医生一声中气十足的“下一个”制止了。

谭宗明长叹一口气,认命地去缴费检查,回头看一眼赵启平,觉得认真工作的赵医生……也很帅啊。

赵启平拿到谭宗明的检查报告,深深觉得谭宗明就是来没事找事的——毕竟无病呻吟的套路也不是他一个人使不是?

“老谭,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事的话我们下班再说。”赵启平歪着头看着谭宗明,眼里含着笑。

谭宗明被这个笑容震慑不浅,然后就被小护士请出了赵医生处。

他是真的没看见赵启平给门口的小护士发消息。

赵启平下班换好便装,出乎意料的看到欲盖弥彰一般拿帽子遮住脸的谭宗明还守在诊室门口。

“你还没走?”

“等你下班。”谭宗明拿下脸上的帽子,咧开嘴向小狐狸笑。

“要不要去我家吃饭?家里还有大闸蟹,我一个人吃不完。”

赵启平难得发出邀请,谭宗明自然从善如流:“当然。”

之七

谭宗明觉得,看赵启平吃螃蟹是种享受。

衬衣袖口向上翻起露出好看的手腕,白皙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指握住钳子将螃蟹分开,将蟹肉送入口中。

“你没事吧?”赵启平咽下嘴里的螃蟹,无不担心地看着眼前的谭宗明。这人一坐上餐桌就看起来心不在焉,盘子里的螃蟹更是没下手。“是不是螃蟹不和胃口?”

谭宗明这才回过神来。

“没有……”他笑笑开始对付手上的螃蟹,“有些走神而已。”

赵启平家自然不必谭宗明的庄园豪华,一个男人住的一室两厅绰绰有余,设计一看就是赵启平亲力亲为,整个小窝温馨又不缺乏文艺气息,正如赵启平本人一样。

酒过三巡,赵启平已微微有些不清楚了——他酒量本就不好,谭宗明又从车上拎出来一瓶威士忌,更是喝不了多少,谭宗明又是个饭桌上的常客,自然是比不了。

“平儿。”谭宗明哑声开口,声音低沉诱惑。

“嗯?”赵启平眼神迷离看着他,更是撩拨得谭宗明心间痒痒。

“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试试看?”

赵启平喝了酒有些晕:“在一起试什么?”

“……我说,我爱你。”谭宗明有些无奈。

“谢谢,我也喜欢我自己。”赵启平眨巴眨巴眼,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我认真的。”

“……闭眼。”后知后觉的赵启平有些脸发烫,谭宗明倒是乖乖闭上眼睛。

豁出去了。

赵启平起身,在谭宗明嘴上啄了一口,刚要起身却被谭宗明的胳膊揽住强行将他的头向下压,被迫接受谭宗明的强行侵略。

之八

两人顺利成章滚上了床,事后赵启平咬住谭宗明耳垂低声道:“我也爱你。”

谭宗明满足地拍拍小狐狸的肩膀:“睡吧。”

一早,赵启平的生物钟准时将主人叫醒。他扭头看着谭宗明近在咫尺的脸,心中十分充实。

他一早就注意到谭宗明了,甚至早在谭宗明喜欢上他之前。都是成年人,他早就把谭宗明对自己的心思摸了个透,后来的一系列欲拒还迎,不过是小狐狸耍的小把戏。

自认为成功钓到老狐狸的小狐狸洋洋得意的样子,尽收老狐狸眼底。

就让赵启平得意着吧……反正也是自己要宠的小狐狸。谭宗明闭着眼不着痕迹地勾勾唇角,反正来日方长。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