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谭赵】老狐狸和小狐狸 后续

谭宗明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在挑选生日礼物这件事上拿不定主意。

圈子里谁不知道谭大鳄一向以杀伐果断而著称,手段快狠准对商业对手毫不留情。一手创建晟煊并取得现在的成绩,谭宗明的手腕可见一斑。

如今谭大鳄正坐面对办公桌上的几张A4打印纸奋笔疾书,突然停下笔拧着眉毛注视了一会儿,直接将纸塞进碎纸机。

去年赵启平生日的时候自己正在纽约谈一个大生意,疲惫至极的谭宗明在一声匆匆地“生日快乐”中挂断了爱人的电话,等他回国,赵启平的生日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

那是两人确认关系以来赵启平过的第一个生日。

谭宗明叹了口气,继续拿起笔在新的一张纸上方写下“生日统筹”,然后便支着脑袋顶着自己写的四个大字。

送表送车?不行,自己家的小狐狸不是一般的清高,看不上这世俗之物。

送香水?更别说了,之前包奕凡送自己的一瓶古龙水还没拆封就被赵启平丢进了垃圾桶,理由是香水过敏。

送生活用品?谭宗明脑子里瞬间想到安全套和润滑剂。事实上大到赵启平家的软装配饰,小到和他自己是情侣款的洗漱用品全是他和赵启平两个人商议,一样不缺。

送茶?赵启平不抽烟,熬夜困了的时候偶尔会泡杯茶——不过后来他有一次因为喝了茶上吐下泻半个月之后再也没碰过茶。

送书?这个不错。不过赵启平把自己喜欢的几个作者所有书都买了一遍,原版译本精装平装乃至纪念版堆得满满当当。

手机微微振动,是赵启平发来的微信。

——一会儿有事吗?一起去吃个饭?

谭宗明低头看一眼手表,才发现已经快到五点。

——我去接你?

——好,我在医院东门等你。

谭宗明觉得有必要快点解决这件事,毕竟赵启平生日也就在下个月。他放下手机,去了安迪办公室。

“老谭?”安迪抬头看了一眼来人,继续把头埋进下属的工作报告中。

“每天都这么拼命可不好,你得学会劳逸结合。”谭宗明露出标志性的一字笑,坐在安迪对面笑盈盈看着她。

安迪笑笑:“拜托,谭总,我是在为你卖命。”

“我来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这句话终于吸引了安迪的注意力:“什么?”

“赵启平他……喜欢看那种类型的书?——除了弗洛伊德之类的。”

安迪皱着眉想了想,好久才迟疑地说:“……黄暴漫画。”

谭宗明被吓了一跳:“黄暴漫画?”

“黄暴漫画。”安迪点点头异常肯定地重复了一遍,“还是日本原版的那种。”

谭宗明觉得眼前的安迪一定是被人附身了。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谭宗明显然低估了上下班高峰期的拥堵,等他一路走走停停到医院,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然而到了医院谭宗明才发现小狐狸在服务处留了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之后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谭宗明咬牙切齿,他丫一定是故意的。

餐厅里,赵启平正百无聊赖地看视频,眼前的桌上空空如也。服务生刚想把这个占地蹭网的人轰出去,却见到谭宗明径直走来直接吓得站在了原地——这家餐厅最大的股东,是晟煊。

赵启平抬头,正好对上谭宗明的视线,一双鹿眼里透着狡黠:“谭总,让人在这里等上两个小时,这不太像是你的做事风格啊。”

谭宗明坐下,强忍笑意严肃道:“赵医生,让人白在路上堵一遭,是不是很过瘾。”

“资本家难道不知道早晚上下班时间都是高峰期?”

“赵启平,算你狠。”谭宗明的气声简直犯规,“晚上有你哭出来的时候。”

赵启平突然有点后悔,感觉就像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再自己往里跳。不好,不好。

“我饿了。你什么时候点菜。”赵启平理亏,只好撒娇一般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对这个小表情稀罕的要命,因为在路上堵了两个小时而积压在心里的怨气消得干干净净:“你怎么自己不先吃?”一遍唤来了服务员。

赵启平抿嘴笑:“想跟你一起吃。”

“对了。”谭宗明突然想起来什么,“你今年的年假应该还没休吧?”

“没呢。怎么了。”

“你生日那几天,我们一起去马尔代夫怎么样?”

“度假?”

“度蜜月。”谭宗明认真道。

“可是我们没结婚。”赵启平失笑。

“跟你在一起,每天都是蜜月期间。”

小狐狸心脏受了一万点暴击,这个老狐狸怎么这么会撩。

吃完饭,就如同之前的很多个夜晚一样,赵启平坐在副驾,一遍听音响里淌出的肖邦的小夜曲一遍抱着枕头闭眼小憩。

“跟我一起回别墅?”谭宗明开口道。

赵启平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谭宗明要真的按照他说的去做:“不了吧……我以为你开玩笑的。”赵启平垂死挣扎。

“我一向言出必行。”谭宗明余光扫一眼赵启平,心情格外的好。

“……”赵启平继续挣扎,“佘山离我们医院那么远,要是不想被堵死在路上,最起码六点钟就得出门。”

“嗯。”

赵启平有些凌乱,这个“嗯”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我已经累了一天了,今天晚上要是再被你折腾到大半夜,明天一早还得早起……”赵启平可怜巴巴的看着谭宗明,“你不心疼我啊?”

心疼,谭宗明怎么不心疼。如果可以,他简直想把医院买下来,自己家的小狐狸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

赵启平见谭宗明专心开车不理他,干脆扭头看窗外,却发现走的是去自己家的路。谭宗明的车稳稳当当停在自己家楼下,赵启平看着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要放过他咯?

“那我们就在你家办事。”谭宗明一字笑,褶子里都透着阴险狡诈。

当晚赵启平被迫接受着谭宗明一次比一次激烈的侵犯,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印子,似乎还粘上了什么可疑的液体。

赵启平低声啜泣,软着嗓子叫到喉咙沙哑,下身被身上的人折磨到出不来任何东西——谭宗明果然是言出必行……他混乱的脑海中只闪过这样一句话,被狠狠一顶来惩罚他的不专心,赵启平便继续沉浸在来自谭宗明的欲海中无法自拔。

睁眼,窗帘被拉开,阳光透进来有些刺眼。赵启平强忍身上的酸痛翻个身,身边空空如也,从厨房传来微波炉“叮”的一声,他将头埋进被子里准备睡个回笼觉。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沉稳的脚步声,伴随着谭宗明低沉的声音一起敲击着赵启平的鼓膜:“还不起呢?上班都迟到了。”

“你肯定已经帮我请过假了。”赵启平的声音闷在被子里,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谭宗明走近,将被子掖到赵启平的脖子,低头吻吻他的侧脸:“不想起?”

赵启平微微抗拒着:“胡子扎脸。”

“……”谭宗明摸摸下巴,两人之间的温馨气氛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饭做好了。”

“不想起。”赵启平打个哈欠,继续闭眼睡觉。

谭宗明面露愠色,早晨不吃饭可不行。刚想开口便被赵启平给顶了回去:“也不看看是谁把我折腾成这样的。”

谭宗明知道昨晚自己做得有些过分,把人折腾成这样自然心生愧疚,便好脾气地去厨房端来粥一口一口亲自喂自己家的小狐狸,看着赵启平吃饱喝足抹一抹嘴,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这是多久没好好睡过一觉了。谭宗明想,顺便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多体谅一下自己的爱人。

谭宗明空出来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假期,在赵启平生日前一天和他一起飞到了马尔代夫。

傍晚,飞机落在一个小岛上,谭宗明牵着赵启平的手在海边散步。太阳已经半个落到海平面之下,落日的余晖将金色的沙滩染成橘红色,偶尔有海鸥略过,海水一闪一闪分外好看。

“喜欢这里吗?”谭宗明问道。

“喜欢。”赵启平老老实实回答。

“我要是跟你说这个地方归我们,你信不信?”

赵启平大脑短路许久,直至谭宗明从身后环住他用气声在赵启平耳边哑声道:“送你的生日礼物。合同在你的行李箱里。”

赵启平半晌不说话,他不是不知道谭宗明肯为他一掷千金,只是不知道他会做到这种地步。

赵启平内心第一次有了惶恐。

谭宗明是商业大鳄,皱个眉毛就能让上海不少的公司倒闭。他赵启平呢?普通的工薪阶级,每月拿着一成不变的薪水。他不知道这样的身份悬殊能让他和谭宗明的感情持续多久。

“别怕。”像是看出赵启平的心思,谭宗明在他的耳垂落下一吻,“我爱你,这辈子都不会变。”

也罢,能走多久是多久。过好当下......

赵启平疲倦地闭上眼。谭宗明低沉的声音总能让他异常安心。他转身攀上谭宗明的脖子,献上一个火热的吻。

“我也爱你。”


后记

安迪窝在包奕凡怀里看文件,突然想到什么,扭头问道:“老谭送小赵的生日礼物,是不是你给的建议?”

包奕凡挑挑眉道:“是啊。”

END




谭赵居然越写越带感,走肾组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立flag,这是写完红玫瑰之前最后一次写谭赵

保佑我开学前能把红玫瑰更完x

(我也没想到老谭居然会买个小岛送小赵啊…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