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谭赵】烈火 / 1

为我谭赵痴,为我谭赵狂,
为我谭赵咣咣撞大墙。

我谭赵c位出道!!

字数3000+   

食用愉快(๑´ㅂ`๑)

-

谭宗明最近觉得自己诸事不顺。

上班路上万年一遇的大堵车,秘书把PPT存错格式导致会议延后,合作伙伴的负责人莫名其妙出了车祸至今还躺在ICU。

连着几天全公司加班加点费尽心思拿下一个大项目,签完合同正在下楼走出晟煊大门的谭宗明想想最近遇上的倒霉事,十分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却一个没留意脚下直接踩空栽了下去。

“谭谭谭总……!!”

小秘书Amy在一旁吓得脸都绿了,踩着自己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噔噔噔”跑下楼扶起疼得直倒抽冷气的谭宗明:“您没事吧?”

谭宗明无暇夸奖Amy穿高跟鞋跑步的功力,十分没有出息地捂着自己的胳膊,眼角还噙着一滴因剧烈疼痛而被逼出的泪:“嘶……我应该是,骨折了。”

于是小秘书的脸更绿了,急急忙忙叫了救护车把谭宗明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挂了骨科。

抽出别在口袋里的签字笔草草在手术合同上签了字,谭宗明不无庆幸地想,几个单子的合同还没签,还好骨折的是左臂——即使是他也万万想不到摔一跤就骨折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看来以后要多喝骨汤了。

就在谭宗明被推进手术室前一秒,还听到Amy拔高了音调问护士怎么不是最好的专家来做手术。他颇为无奈地想,这话怎么这么像是某全球前五十强企业家的少爷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命不久矣后的剧情。

谭宗明成功的被自己的脑洞吓到了。

“你要想找最好的大夫,大可以等到几个月后姜主任回国。”沉稳的声音击打耳膜,接着便“嘭”一声关上手术室的门。

进门的医生戴上橡胶手套,朝谭宗明嗤笑一声:“你那秘书脾气还不小。”

Amy急得跳脚的模样马上蹦出来,谭宗明忙陪笑着说道:“是,我为我秘书的无礼向您道歉。”

“不用向我道歉,”那医生狡黠地挑眉,“你是我的病人,我就得对你负责。”

没等谭宗明仔细思考眼前医生这有点变味儿的话,一针麻醉便推了下去,让连日来的困倦似乎是在药物的作用下放大了无数倍。谭宗明慢慢阖上沉重的眼皮,医生那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口罩上的一双鹿眼慢慢变得模糊,紧接着便掉进一片黑暗。

-

手术后的谭宗明在VIP单人病房里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期间Amy不厌其烦地缠着主刀医生赵启平问自家谭总怎么还不醒是不是私自加大了麻醉剂用量有生命危险,扬言如果谭宗明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会向医院讨一个说法。

结束了一天工作,费尽心思躲开不怀好意的病人,终于熬到能够下班的赵启平头痛欲裂。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小秘书,他暗暗感叹道能与之媲美的也只有这两天规律的简直像上班打卡上课签到一样来骚扰的某位“小曲”。

“Amy小姐,我们的麻醉师是全市麻醉科最好的医生。”赵启平良好的教养让他心中即使一万个不耐烦也能不疾不徐地解释道,“至于患者没有醒……可能是谭先生近期劳累过度导致的。很多病人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赵启平将脱下的白大褂挂在衣架上,披上风衣,右手指了指胸前的怀表道:“现在是下班时间。如果Amy小姐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向值班护士咨询。再见。”

上海三月的天,晚风中还夹杂着丝丝的凉意。刚刚踏出医院门诊部大门的赵启平让风一吹,不自主打了个喷嚏,也让他忙了一天以至于有些混沌地大脑更加清醒了一些。

万一这病人真出了什么问题,责任谁担?况且,自己还猖狂地放了“对你负责”这种话。

腹诽了几句万恶的资本家,犹豫片刻后赵启平还是转身走向了住院部大楼。

“谭宗明?!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谭宗明?!”

“本人可比照片上帅多了!亏我还觉得照片上都是p出来的……没想到真能有这么帅的钻石王老五!”

“那是……唉,听说人家还单身呢。”

“为啥?谭宗明这样的英俊年轻还多金的男人都没人要?”

“那哪能啊,凡界的女人人家看不上呗,谭宗明还能缺女人?”

“就是!不过据说有个绯闻女友,叫……叫安什么……”

“安迪?”

“对对就是安迪!你怎么知……”

一群小护士围在病房门口叽叽喳喳,即使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也挡不住语气里的激动。冷不丁听到低沉的男声传来,立马反应过来来人是谁,面面相觑之余赶紧噤了声。

死一样的寂静。

“呵呵呵呵赵医生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们马上走,马上走……”

看着眼前一溜烟跑走的小护士们,赵启平长叹一声,不禁感慨怎么现在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花痴——就连看上去十分大大咧咧的Amy都十分贴心地在谭宗明伸手就能碰着的桌子上留了保温饭盒。赵启平咂咂嘴,不愧是总裁效应。

做了简单的常规检查,在确定了谭宗明真的只是除睡得太沉以外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赵启平才安下心来。

他望向床上的这个人。脸并不削瘦,却带着一股深沉凛冽之气。侧脸十分明显的线条在一层朦胧的灯光的笼罩下淡化了不少,让谭宗明整个人都添了不少的温和。

赵启平看得出了神,又因走廊里清晰的脚步声而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对着一个男人顶着看了许久,即使是老司机如赵启平,脸也顿时红了起来。

听到有人进了病房,赵启平转身——安迪来了。

“好久不见,赵医生。”安迪向赵启平挥了挥手,“没想到老谭的医生果然是你。”

赵启平笑笑:“好久不见。你来看病人吗?”

“不完全是。”安迪扬扬手中的笔记本电脑,“顺便来给上司汇报工作。不过他还没醒,看样子要等到明天了。”

安迪看着谭宗明打着厚厚石膏的左臂十分同情地问道:“老谭伤的是胳膊,怎么到现在还没醒?”

“大概是太困了。”赵启平答道。

“啊……我知道了。”安迪表示理解,突然想到那个独自在家寂寞的邻居,笑着开口:“小曲听说我要来医院看老谭,嚷嚷着一起来找你。我跟她说你肯定已经下班了,才泄了气回去。”

一听到“曲筱绡”三个字,赵启平瞬间一个头两个大:“安迪我真的谢谢你。那个,我先走了,多多保重……”害怕曲筱绡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出没,赵启平逃也似的离开医院,坚决不回头。

-

清晨的医院,少了平时歇斯底里的哭声和吵闹,有的尽是屋外欢腾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啼叫声。即使是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也抵挡不住走廊里格式各样早餐的香气。

赵启平来查房的时候,谭宗明正吊着手臂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看文件。见赵启平进来,谭宗明从善如流地笑眯眯打招呼:“赵医生早。”

“嗯。”赵启平快速扫一眼谭宗明,微微颔首表示回应。随口问了一旁的护士小夏几句谭宗明的情况,便在手中的板子上飞快记录。

“赵医生赏脸留下一起吃早饭吗?我让家里的阿姨做了双份的送来。”谭宗明开口邀请道。

赵启平刚想顺口接一句“我已经吃过了”,就听到自己的肚子十分不争气地抗议,再看一眼谭宗明,依旧一脸标准的一字笑等待着自己的答复。

赵启平艰难地维持着自己高冷男医生的人设缓慢开口:“谭总的好意心领了,只是我还有工作要做,实在是麻烦了。”

谭宗明似乎是选择性地忽略赵启平话里的拒绝意味,见赵启平不愿意接受便直接将饭盒塞给了身边的小夏:“身体第一嘛。”末了还不忘向身边通红脸的护士:“麻烦了。”

“抱歉,我今天排满了两台手术……”赵启平刚想着似乎这句话不太合适,那小护士就迫不及待地向谭宗明保证自己一定亲眼监督赵医生吃完谭总的爱心早餐。

谭宗明点点头,显然是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多谢谭总。”赵启平扶额,这小夏是让谭宗明给收买了吗。

“一些小小的心意,不足为谢。”

赵启平假装没有看到谭宗明眼角的细纹,说声“谭总再见”便转身出了病房,还不忘瞪一眼旁边端着盒饭的小护士。

小夏望天,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赵启平走后,谭宗明仍旧坐在那里,手虚虚搭在键盘上没有继续动作,只是望着赵启平离开的方向出神。顶楼的病房采光极好,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赵启平离去的后背,似乎给他嵌上一层碎钻。

骨科副主任医师,赵启平。

谭宗明一字一顿地默念方才胸牌上的名字,倏而扬扬眉毛扯起嘴角笑了一下:“……缘分呐。”

赵启平赶着去做手术,可怜的饭盒自然是被遗忘在了办公桌上。直到做完手术后的十点钟,在早餐点已过、午饭点未至这么个特殊情况下,饿惨了的赵启平连口罩都不想摘瘫坐在更衣室时,经过跟着出了手术室的小夏提醒才浑浑噩噩地想起某位资本家献过的殷勤。

不吃白不吃。

赵启平顿时精神抖擞向办公室走去,在离自己的“爱心早餐”只有短短数米走廊里却传来一股浓郁的生煎的香气,绕着圈顺着赵启平的气息被吸了进去。

一股不详的预感“腾”地窜起,莫不成哪个杀千刀的偷吃了自己的早饭?赵启平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他看到来串门的医生正坐在他的座位上大快朵颐,手里捧着的饭盒可不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

“陈……绍……聪……!”赵启平咬牙切齿,从嘴里挤出三个字。

陈绍聪冷不丁被吓到直接呛到,咳了老半天才回过来劲。他一手端着饭盒一手揉着咳出泪的眼睛说道:“我说赵启平你怎么回事啊……浪费粮食还背后吓人。”

“谁浪费粮食了?你们胸外什么时候这么闲了?”赵启平一把抢过饭盒,往里一看——空空如也,便登时眼前一黑,腿脚一软几乎要栽下去。

“哎你站稳……我过来调个病历,就走到你们这儿来了嘛。”陈绍聪“嘿嘿”一笑,“这是你的饭?小陈说你这饭扔这儿一上午了,我就顺手帮你解决掉了。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啊……味道这么好。”

“……我给你半分钟,不,三秒,马上离开这儿。三……二……”

“诶?赵启平你咋了?”

“一……”

“哎呦……!有话好说!你别打人!”

办完出院手续“恰巧”路过的谭宗明身躯一震,忙不迭叫Amy匿名点了外卖。

点我看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