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已晓

【谭赵】烈火 / 3

你不投!我不投!
谭赵何时能出头!

字数5000+

表白现场(不是    我是佘山楼上的栏杆!!

点我看上一章

-

自谭宗明和赵启平一起从游乐园回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悄悄发生了改变。

平日里,谭宗明还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大鳄,赵启平还是那个勤恳工作的医生。只是偶尔当谭宗明丢失几个大客户,亦或是赵启平被如山的病人支配后终于解放,会不由自主地约对方出去喝茶,喝咖啡,甚至是吃饭。

赵启平也说不清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一码事。和谭宗明在一起让他觉得异常的舒服,虽然他们的身份之间隔了山海。他对生意界丝毫不感兴趣,谭宗明也对医疗一窍不通,但是每当赵启平和谭宗明同桌吃起饭,总能发现两人之间相似的小爱好。

当贺涵意识到谭宗明已经两个月没找他喝酒的时候,已经是雪落枝头的季节了。他急不可耐地约了谭宗明,出门之前还被陈亦度强行裹上一条羊毛围巾。

谭宗明才刚抿上一口酒,便接到了贺涵的盘问:“我说老谭,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谭宗明端酒杯的手顿了顿,不着急回答却反问道:“何以见得?”

贺涵“嘶”一声,歪了身子斜靠在沙发上,“不是,你算算咱俩多久没见过面了?最近一次还是你收购红星之后请的客,你没谈恋爱这段日子干什么去了?”

贺涵眨眨眼,大脑飞快旋转,突然想到什么:“你不是又来一个大单子吧?”

谭宗明依旧不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我问你啊,你第一眼看到你们家陈亦度的时候,是个什么感觉?”

“不会吧?”得到肯定答复,贺涵瞪大了眼睛看着谭宗明,一脸的不可置信,“向来女人投怀送抱的谭大鳄也有春心萌动的时候?这得让上海滩多少的名媛伤心啊。”

“啧,你以为你跟陈亦度天天秀秀秀影响就好了?”谭宗明依然不忘揶揄一下当时的不婚主义者,最后还是拉着陈亦度去意大利领了证。

贺涵琢磨了半天,一拍脑子才发觉原来自己对陈亦度几乎是一见钟情,“我第一眼看到嘟嘟的时候,我就有种预感,这辈子要栽在他手上。你看,果然。”

谭宗明点点头,继而起身整理一下衣服,转身准备离开。

“不是,你去哪?”贺涵在后面追问。

谭宗明扬扬嘴角:“追求心上人。”

-

“曲小姐,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我们已经分手了,这一点你应该很明白。”

“我那天说的都是气话,你不会当真了吧?嗲赵……”

“我说的已经够多的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从此毫无瓜葛,曲小姐请回吧。”

“可是……”曲筱绡急急忙忙拉住要离开的赵启平的小臂,却在走廊拐角处冷不丁撞见了谭宗明,只与对方对视一眼,便下意识松开了手。

赵启平也没想到会在这见到谭宗明,尴尬的打招呼:“老谭?”

谭宗明点点头,“我来复查。小夏说你刚才有事出来了,我就到处转转。”

“嗲赵……我……我先走了。谭总再见。”曲筱绡一看气氛不对,连忙识趣地踩着高跟鞋离开。

赵启平腹诽:“你就不应该来。”

谭宗明望一眼曲筱绡慌乱的背影,忍不住问道:“跟女朋友吵架了?女孩儿都是要哄的。”

赵启平却是一脸的平静,还不忘纠正对方话里的错误,“前女友。我跟她之间没有可能了,三观不和。”

言简意赅说完,赵启平挑了眉看谭宗明:“倒是你,这胳膊大半年早一点事都没有了,还来复查干嘛?”

“就是想来看看小赵医生。”

“浪费优质资源。”赵启平评价。

凌远正巧从两人身边走过,听到这话朝谭宗明冒出一句:“合着我这才是顺便啊?谭总这可不厚道。”

见赵启平一脸不明所以,谭宗明便软言解释道:“投资了一家医疗器械厂,未来十年应该会成你们医院最大的供应商。我刚带了合同给凌院长签。”

赵启平吐槽:“资本家的世界啊。”

“小赵医生要进一步感受资本主义世界的纸醉金迷吗?”

“嗯?”

“下周四……是我生日,晚上会在家举办一个小宴会,邀请的人不多,都是些熟悉的朋友。”谭宗明此刻内心有些惶恐,生怕赵启平会拒绝,“小赵医生赏脸光顾吗?”

赵启平回答之爽快是谭宗明没有料到的,只见赵启平倏而扬起一个笑:“好啊。你把时间地址发给我,没有大的事情我就过去。”

既然说明了小宴会的性质而且赵启平没有拒绝,是不是说明……他谭宗明,也不是一厢情愿?

和谭宗明寒暄两句便告辞坐回办公室,赵启平才暗暗后悔自己这个决定做得着实鲁莽。

嗯,谭宗明熟悉的朋友,大约不是些商业精英就是些上流社会的少爷,指不定还有小嫩模贴着自家金主一起来。自己一个工薪阶层,真的要去这个龙潭虎穴?

手机发出“叮”的一声,是谭宗明发来的生日宴时间和家里地址。末尾还跟了一句——小赵医生可不能爽约哦 ,-)

妈的,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一点机会也不给人留。

赴宴自然不能空着手去,下了班赵启平便去商场有目的地闲逛,试图寻得一些合适的礼物。

Montblanc专柜前,赵启平看中一款签字笔,握感正舒服,轻重适中。最重要的是,价格合理又不至于显得寒酸。赵启平十分满意,收了盒子准备离开时,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指着隔壁某家珠宝代言人议论纷纷。本身赵启平对这种八卦是不屑一顾的,可是“谭宗明”三个字牢牢抓住了他的注意力,让他迫不及待想要听下去。

“这个女的啊,一开始也就是个72线小明星,后来傍上了谭宗明这么个大鳄,身价一路暴涨,连大导演钟维的面子都不给。”

“嚣张过头了吧,伺候人家谭宗明的女明星又不止她一个,改天谭宗明玩腻了把她给甩了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她连哭都没地儿哭的……”

两个人渐渐走远,赵启平却站在原地。暗忖了一会儿,他抬脚离开,心里却拍起了惊涛巨浪。

这些日子,谭宗明对他追求的意思不甚明显,仔细琢磨却可体会其中隐藏的深意。传言道谭宗明此人烟酒女人样样不缺,可平日里跟他相处下来,赵启平也只觉得他生活中一派老干部作风。偶尔插诨打科,也偶尔广发鸡汤,谭宗明一身的人间烟火气让赵启平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却害怕是飞蛾扑火。

-

度过忙碌的一周,约定的星期四悄然而至。赵启平一身深灰色西装,驱车至谭宗明在佘山的庄园。

月色下,四层小楼被掩映在葱郁的树林中,树叶的剪影被打在楼身上,影影绰绰。远远望去,窗户中有光线透出,似乎走近一步就能听到酒杯相碰撞的清脆声响和谈笑声。

赵启平停好车,在管家的引领下走入大厅。他不免有些忐忑,上流聚会赵启平参与不多,偶尔和曲筱绡去过两回,也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专心对付盘子里的美食,对他们充满商业术语的谈话并不在意。

此刻,谭宗明正端着鸡尾酒站在一群人中间,笑容甚为璀璨。即使是一身如此挑气质的宝蓝色西装,也能被他完美的驾驭,眉眼之间被衬出不可夺目的贵气。见赵启平信步而来,谭宗明放下酒杯向宾客致意:“今天到场的各位都是相识已久的老友,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谭某的生日会。不必拘谨,只求尽兴。谭某先失陪一下,大家随意就好。”

谭宗明挽唇走到赵启平身边站定,话中有着抱怨的意味:“等你好久,终于来了。”

赵启平有些意外,“抱歉,忙完医院的事情就急忙赶来,却还是晚了。”他赶紧拿出包装好的签字笔递过去,“生日快乐,老谭。”

谭宗明接过盒子打开,金属笔身在灯光下煜煜生辉。谭宗明摩挲着盒子,扬起头注视着赵启平,缓缓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赵启平的目光和他相撞,几乎要陷进谭宗明的一片温柔中。他不禁红了脸,视线变得散乱,突然注意到一群着深色西装的商界人士中的一位中国风衣装的男人在聊天。赵启平认识他,是中国有名的国学家。

谭宗明顺着赵启平的目光诧异看过去,慢条斯理地解释道:“这位是研究国学的孙有树孙先生,我父亲的老友,也算我的忘年交。”

“没想到谭总对国学还颇有研究,在下着实惊讶。”

“怎么,”谭宗明勾眉反问道,“难道小赵医生以为有钱人都是只识字不念书的文盲吗?”

“没有。”赵启平抿嘴轻笑,“我只是以为你只喜欢西方文学什么的。”

谭宗明将礼盒收好,“文化不分国界。走吧,我去向孙先生介绍一下你。”

“多谢。”

夜晚的时光匆匆流走,背景音乐是肖邦的夜曲,从音响里轻轻淌出。直到今晚,赵启平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谭宗明的看法还是过于片面。

谭宗明一副好看的皮囊里装着的,是赵启平最向往也是最渴求的有趣的灵魂,能够真正地与他相互理解与包容。

他只觉得自己要沉沦。

在几乎与宴会里所有的人聊到再无可聊之后,赵启平在此地呆得十分无聊。谭宗明十分细心地注意到了对方的情绪,在赵启平耳边用犯规的气声低声说道:“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未等赵启平反应过来,谭宗明就拉着他的手腕穿过人群,走上台阶推开门,门的背面,是别墅的天台。

秉承了整个庄园的中式设计,天台上并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装饰。木质的屏风将整个天台划成会客和休息两个区域,月色流连在整个地面。谭宗明走到栏杆旁,踏碎了一地的月光。

“喜欢这里吗?”谭宗明问道。其实他问得相当笼统,这里,可以指很多地方,譬如佘山的庄园,譬如庄园的别墅,再譬如,别墅上的屋顶。

“喜欢。”喜欢有你的任何地方。没有丝毫犹豫,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赵启平能够猜出下面会发生什么,水洗过一般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谭宗明,带着期待。

谭宗明了然,再度开口,心中有了不少的底气:“启平,我……”

来电铃声在暧昧温存的气氛中显得格外刺耳。“抱歉。”赵启平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脸色凝重下来,连说三个“好”之后便挂了电话。

“是有什么事吗?”谭宗明关切地问道。

“我得马上回医院一趟,失陪了。”赵启平匆匆转身,留谭宗明一个人在原地。他马上跟随其后,在赵启平身后说:“需要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吗?”

“不用,我今晚没喝酒。”赵启平几乎是小跑着去开车,却被谭宗明一把拉住。

“你这样开车很容易出事故,我让司机送你。你的车钥匙给我,快结束的时候,我开你的车去接你。”语句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意味,最终,赵启平还是点点头将车钥匙递给谭宗明。

高速上出了大型连环车祸,一时之间所有医生都从家里赶来准备进行抢救。凌晨一点,赵启平下了手术台,确认患者已经脱离危险之后,倦意瞬间袭来。他迷迷糊糊脱下白大褂准备回家。习惯性地将手伸进口袋想拿车钥匙,没有想象中的触感传来,赵启平才意识到自己将车钥匙给了谭宗明。

“喂,老谭。我准备回家了。”

“我在医院门口,你直接下来吧。”

赵启平下楼钻进自己的雪铁龙副驾,谭宗明正在驾驶位上刷微博。

“抱歉,陪着我折腾到这么晚,太谢谢你了。”赵启平内心实在过意不去,让寿星抛下满屋的宾客来当自己的专职司机,这种事情着实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谭宗明关掉手机,将车掉个头开上马路,“赵医生要是想谢我,不如明天请我吃个饭吧。”

赵启平觉得好笑,“别人家总裁不应该都是日理万机的吗?怎么到你这儿,好像天天比我一个上班族还闲?”

“总裁嘛,自然想翘班也没人管。”谭宗明倒也不恼,陪小赵医生开玩笑。

赵启平觉得有道理,边点点头边从后座拎起一个U型枕套在脖子上,头一歪靠在枕头上,还不忘提醒谭宗明一句:“到家了麻烦叫我一声。”

“好。”谭宗明自然从善如流。

赵启平昏昏沉沉睡过去,自然错过了谭宗明望向他时的眼神,带着浓浓的爱恋之意,炽热无比。

-

最近,赵启平被一些流言蜚语给缠上了。

起初是有人爆出上海滩生意界大鳄谭宗明有一名同性伴侣,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后来那晚赵启平去佘山赴宴以及谭宗明送赵启平回家的模糊照片大量流出。紧接着便马上有人扒出谭宗明的同性伴侣是市六院的骨科医生赵启平。这些八卦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甚至有记者扛着长枪短炮来采访他。

赵启平是六院最年轻的骨科副主任医师此事,在一开始的说法是赵启平的女朋友是副院长的女儿,此事一经爆出,便有一些别的意味。晟煊投资的医疗器械厂是六院最大的供应商,再加上小赵医生远播的艳名,似乎将此消息证成了实锤。

正值年关,网民大多都提前兴奋了起来,性质勃勃地等着吃谭宗明和赵启平的瓜,热闹无比。虽然赵启平不停地否认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在有心人眼中便成了欲盖弥彰的标志。

赵启平很是头疼。同科室关系不错的医生甚至拿了曲别针来调侃他,“听说你是这个啊?”就连小夏也红着脸问他们是不是真的“那个”。

赵启平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谭宗明打一个电话,不料就在他将手机刚刚解锁后,小夏敲门进来,:“赵医生,院长找你。”

“好的,谢谢。”赵启平默念两遍保命二十四字,起身去敲凌远办公室的门。

“请进。”凌远从电脑中抬起头,见来者是赵启平,便又重新将头埋回去,“随便坐,想喝水自己倒。”

“不是吧。”赵启平抽出椅子在凌远对面坐下,“你这也太区别对待了。”

“你知不知道你跟谭宗明厮混在一起对我们医院造成多大影响?”凌远天生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问得赵启平心里发毛。

“我跟谭宗明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赵启平刚想解释,被凌远瞥了一眼之后马上认怂,“好,我承认。我们差一点就真的成情侣了。真的,差一点。高速上连环追尾那次,老谭本来是要和我表白的,后来你也知道,一个电话就把我叫过来了,这事就被耽搁下来了。”

许久,凌远才慢悠悠憋出一句:“你俩真行。”

合上笔记本电脑,凌远起身倒了两杯水,放在两个人各自面前,“我估计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被晟煊的公关掉,不过咱们医院和你的声誉就得自己去恢复了。这段时间你可能会被各种误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赵启平点点头,“我知道。”

看着赵启平远去的背影,凌远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对于谭宗明到底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他着实好奇。

点我看下一章

评论(12)

热度(72)